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鸣则已

一鸣惊人

 
 
 

日志

 
 

牛博网罗永浩罗永浩英语学校在哪啊  

2010-12-10 11:0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先加它妹妹的qq吧,它妹妹qq是 2 0 0 9 4 4 4 3 1,所有的一切她什么都知道,谁骗你就不得好死。

  关于老罗不是自己开办学校了么他的学校在哪啊不会现在还在新东方吧

  正文:老罗办学校

  老罗是谁?罗永浩啊,如果你不知道他那就有点……,80后哪一个不是听着“老罗语录”,说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理由”,老罗的滑稽幽默及高度的理想主义气质感染了一代人。如今他老人家东山再起要办学校了,又会出现怎样的轰动效果呢,期待啊!过几天俞敏洪来大连讲课,一定要抓个机会问问他对这事儿的态度,“坐山观虎斗”的场景总是让人满怀雀跃、百看不厌~

  “牛博”帖出新京报就老罗办学一事的采访资料,老罗不改一向的幽默语风,妙语连珠出人意表,放出“我不办学校谁办学校”的豪言壮语,还是那个“有一说一”滴实在东北人~

  办学校订我是最容易赚钱的一件事儿

  新京报:你现在要自己当校长办英语学校了,你怎样想到要开办学校的?

  罗永浩:最主要的缘由固然是为了赚钱养家,我重新东方词职后一直做牛博网,我把牛博网做到能够赢利的时间估计得比较乐观,但后来发现没那末快,这类传统的,之内容为主的网站赢利周期通常都比较长,现在牛博网的那点收入仅够保持它的运营,而我已词职快两年了,所以就想到要做些其他事情来养家生活。我的一些朋友帮我放出风去,结果有些大网站的高管希望我能去他们那里做事,开出的条件也很不错,我虽然很动心,但实在是放不下臭架子,所以只好硬着头皮跟他们说,老子也是一家网站的老板啊,跟你们老大是平起平坐的,怎样可以给你们网站打工呢?你们真是太放肆了。

  新京报:那他们怎样说?

  罗永浩:呵呵,大都是比较熟的朋友,他们跟我说,滚。

  新京报:后来呢?

  罗永浩:后来有几个私立培养学校的老板也找过我,希望请我去跟他们合作办学,但是接触了几个以后,觉得这帮家伙好像还不如新东方的俞敏洪老板,我渐渐意想到俞老板能成绩这么大的买卖,是由于他这个人在这个整体比较烂的培养圈子里,是最不烂的一个。再后来我就想,我为甚么这么怕麻繁呢?索性勤劳一点,自己开个学校算了,毕竟这对我来讲,是最容易赚钱的一件事儿,我在这行里教了这么多年书,教得名满天下,我在这里有人脉,有资源,名誉好得使人发指,人格闪亮得让人妒忌,我不办学校谁办学校啊?不办的话估计学生们都不答应。

  新京报:那你为甚么没有在当时刚离开新东方,人气最旺的时候选择开学校?

  罗永浩:那时候我一心要做牛博网,顾不上嘛,我不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我通常会选择做我爱做的事情,而不是做对我最有益的事情……对了,我也没觉得我现在就人气不旺啊,我恰巧也是一个很无聊的人,自从有人告知我百度首页有个“搜索风云榜”以后,我都会两三个星期就去看看我自己的排名状态,我在百度里被搜索的日平均数终年都是一千四百次左右,稳定得很。

  新京报:你还有这嗜好?

  罗永浩:是啊,丢人吧?呵呵,我刚知道有这个榜的时候特兴奋,每天看,我还请那个告知我有这么个榜单的朋友吃了好几顿饭,感谢他的消息带给我这么多快乐。

  晚上醒来忽然明白自己在创业

  新京报:那你现在的创业生活是甚么样的?

  罗永浩:非常忙,感觉时间严重不够用,公司和学校的准备工作筹办起来千头万绪,晚上常常睡在办公室,虽然很累,但是感觉充实,所以心情也很好。有一天晚上,我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被尿憋醒了,睁开眼睛发现后面很亮,由于办公室没有窗帘,外面都是霓虹灯和街灯甚么的,我躺着迷迷糊糊发了一会儿呆,没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儿,后来我就座起来了,发现自己是在办公室,突然就高兴坏了,心想,我靠,老子在创业啊!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

  新京报:你一直以来,以喜欢说脏话著称,以后做了校长会改掉这个习惯吗?

  罗永浩:我不是喜欢说脏话,我只是不介意说脏话,我小的时候,父母总是教育我要做一个正直的人,至于脏话不脏话的,历来没提过,我们那里的孩子都说脏话,所以我对这个不太敏感。我开博客后,还有人由于这个上纲上线,扯到我的家教问题,我觉得我遭到的家庭教育还不错啊,父母希望我做一个正直的人,我就做到了,多好啊。非说他们有甚么遗憾的话,那也就是我有时候正直得让他们都受不了,感到很头疼……呵呵,一吹牛又跑题了,回到你的问题上,我想如果我的合伙人及投资方认为这是个问题,我会从敬业的角度斟酌改掉这个习惯,特别是如果我们将来开设针对未成年人的英语培养的话,更是这样。

  是我自己让我自己成名的

  新京报:到现在为止,提到你的名字大家还是会和新东方联系在一起的,你认可是新东方让你成名的吗?

  罗永浩:准确地说,是我自己让我自己成名的,只是由于因缘际会,新东方这个商业培养机构有幸提供了这个平台而已。固然,我的成名很大程度上也是非常偶然的,要不是那个我不知道是谁的学生整理了我的课堂录音放到了网上,也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儿了。不过仔细想一想的话,谁的成名又不是偶然的呢?

  新京报:你重新东方出来以后,屡次发表过剧烈批评新东方的言论,以后你作为新东方的竞争同行,还会继续发表这样的观点吗?

  罗永浩:我想应当不会吧,除非我将来从我办的这个学校退休了。我不觉得我作为竞争同行就一定不该发表批评新东方的言论,我只是觉得同行间这么做很没意思就是了,这是一个职业尊严的问题,比如苹果电脑的产品广告总是批评羞辱PC阵营的产品,我就觉得很无聊,你就通过比较说你的产品好在哪里就好了,不用把对方说得跟屎一样。

  新京报:那时候你批评新东方好像惹来了很多非议是吗?

  罗永浩:是啊,很多奴才思想严重的笨蛋骂我,说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怎样可以这样反咬给自己开了五年薪水的老板呢?更刺耳的也有,主要就是这类观点。我当时觉得很滑稽,我就想,就算现在工作不好找,你们也不至于这么贱吧?你给老板打工,老板给你发钱,这里面怎样就有恩情了呢?敢情马克思老师一边写书,一边毁大英图书馆的地板全都白忙活了,何况,我在新东方五年,只有简单的劳务合同,没有正式的劳动合同,没有档案,没有五险一金,上一节课拿一节课的劳务钱,这么简单的劳务关系,只怕俞敏洪老板也不好意思以我的老板自居吧?这就好像你家里装修,请了个装修队来给你家干活,你再傻也不会因此就觉得自己是装修队的老板吧?

  我们学校的项目和新东方一样

  新京报:现在市场上有这么多英语培养学校,新东方基本处于垄断地位,你的学校靠甚么吸引人?

  罗永浩:根据一些调察资料来看,这两年中国英语培养市场每一年的总收入大概有150亿左右,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家可以做到垄断,包括著名的新东方,新东方2007年的收入是10亿左右,在一个行业里,占据了1/15的市场份额应当算是很大了,但你很难管这个比例叫垄断。新东方只是在北美考试项目里占据了垄断地位,也就是托福、GRE、SAT这些项目上。我们的学校前期主要想做的,恰好就是这些项目,由于我们的教师团队都是重新东方北美考试部出来的最优秀的一批资深教师,做这个最有掌控。虽然新东方的品牌名望很大,但是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宣扬演讲和说明,学生们会做更加理性的选择和判断。

  新京报:这个宣扬和说明主要是甚么内容呢?

  罗永浩:我相信当学生选择一个为期二十天的短时间培养课程的时候,所有的考量里最重要的就是教师质量,新东方由于发展范围和公司策略的问题,通常是每一个班用两个优秀的教师搭配两个较差的二线教师来上课,寒暑假培养高峰的时候,乃至用一个优秀教师搭配三个二线教师的情况也很常见。而我们学校的课程,基本上可以保证四个教师都是非常优秀的原新东方资深教师,适合的时候我们会公布这些优秀教师的名单,这样想来上课的学生可以去找他们的师兄师姐们去打听,看看这些老师是否是真的像我们宣扬的那样,是原新东方资深优秀教师。

  新京报:那随着你的学校的发展,招生愈来愈多的时候,你怎样避免重蹈新东方的复辙呢?

  罗永浩:我们原则上不会像其他教育机构那样自己招聘并培养新教师,我们会用丰富的薪酬和其他福利吸引其他学校的优秀资深教师参与到我们的队伍里来,从而保证每个上岗的教师都是非常出色的并且是经验丰富的,万一我们的教师队伍的扩大速度跟不上我们招生范围的扩大速度,我们会减少招生以保证教学质量。

  新东方不是久留之地

  新京报:为甚么这些新东方的或是其他机构的优秀教师会愿意随着你来做呢?他们在新东方这样的大企业里不是更有保障吗?

  罗永浩:对教师来讲,除非你要转型去做行政管理工作,要不然新东方这个地方基本上是没有甚么发展空间的,不管你教书教很多好,你的待遇基本上都不会再变了,以我自己来讲,从到新东方的第二年,也就是2002年开始,一直到2006年离开新东方,薪酬基本上都没有调剂,反倒是为了提高学校的利润率,新东方取消了很多优秀教师的福利。所以对那些不想转行做管理,只想一心教好书并且得到更好的回报的老师们来讲,新东方不是甚么久留之地。我自己是教师出身,也深信教师队伍是一个学校最有价值的部份,所以我们的公司政策是跟优秀教师们分享收益,让优秀教师人人持股。而且分享红利之前,这些教师也能拿到和新东方完全一样或更高的课酬。另外,为了让教师们真正有归属感,我们也在积极向google这样的企业的总务、后勤人员虚心请教和学习,你知道google是一个以员工福利做得好著称的企业。

  过去很多教育培养机构总是讲,教师是学校的灵魂、核心,但是教师待遇并没有随着机构的赢利增长而上升,绝大部份利润都被老板和欺上瞒下的管理人员拿走了,只剩下一堆穷核心和穷灵魂在那里发怨言。比如新东方上市后,很多一无所获的老教师情绪都很不稳定。

  新京报:也包括你吧?

  罗永浩:呵呵,是啊,固然也包括我,这也没甚么羞于承认的。我其实还是有些股票的,只是很少就是了。看着那些欺上瞒下的小人一夜之间都变成了千万身家,感情上肯定是要受些刺激的,不过我调剂得还算快,所以没得抑郁症。

  新京报:新东方除教课之外,还会有一些自己企业文化的小册子,向大家灌输“新东方精神”之类的思想。你的学校除英语培养之外,会不会也有些精神灌输的东西?

  罗永浩:我最近刚看了《新周刊》杂志做的一个专题,叫做“有一种毒药叫成功:成功学的泛滥与迷失”,看完了很有感触,这个专题里的几篇文章在百度、google里都能找到,希望那些渴望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的年轻人都能看看,也希望那些整天神情亢奋地对年轻人讲这个世界只有winner和loser的“大师”们也能停下来一会儿看一看。我们也会给学生提供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但肯定不只是“只要你肯努力,你就一定会成功”这类的空话屁话。

  (1).此人很久不见了,不过常常做节目。老久不知道在做甚么了,偶像啊。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